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秦岭断魂记
秦岭断魂记
(一)
  秦岭边,太白山腰,雪不停的飘落,败破的寺院外,雪花像棉絮一般随风飘
逸,寺院中隐约有火光透出。一身紫衣的少女掠进了大殿,映在火光中的俏脸净
是焦急之色,挺直的鼻梁、鼻尖上俱是细小的汗珠,鬓边未融的雪片更增添其秀
丽之色,少女略一张,正要往后殿去,只听到外头一声长笑,少女急忙转身,抽
出腰际长剑。
  殿外蓦的射进一条人影,这人脚一沾地,身形已然止住,「哗啦」一声,展
开手中折扇,好整以暇的道:「姑娘,在下追了你一日一夜,我胡毓纬向来不做
无益可图的事,这总到我收取报酬的时候了。」
  紫衣少女一言不发,剑光瞬间就将他圈入,两人以快打快,拆了十多招,紫
衣少女剑招极是繁复,亦极快捷,但她容貌已极秀丽,身形更是浓纤合度,出招
之时,旁人不见其快,但见其动人心魄之美。
  四十招一过,紫衣少女已落在下风,胡毓纬好整以暇的上下打量,不时发出
赞叹之声,又过数招,紫衣少女长剑脱手,斜斜的插在壁上,胡毓纬道:「姑娘
是要束手就服呢?还是要我出手相逼?」
  紫衣少女一双大眼之中透露出恐惧之色,心中只有三个字:「怎么办?怎么
办?」
  胡毓纬续道:「看来在下得用强了?」说时向前了一步,只听得被背后一声
冷哼,一个女人的声音道:「胡毓纬,你这杂碎又在干采花的下流勾当了?」只
见到胡毓纬瞳仁缩小,旋即放大,眼中淫光大现,转过身来,大殿入口处走入一
名头梳高髻的宫装美女,行走之时胸前的突起直欲破衣而出,宫装美女直直走到
殿中央,看了眼他背后的紫衣少女,道:「让开。」
  胡毓纬忙道:「郑钰,我和你碧磷洞向来井水不泛河水,你三番两次坏我好
事,我都忍气吞声,这回你就高抬贵手,放我一马。」
  郑钰冷冷道:「要不是师父交代不能得罪邪气堂的人,我和羽妹早已送你上
了阎王殿了,你还要怎的?」转身对紫衣少女道:「妹子,你且宿一晚,明早再
走。」
  郑钰走到殿角,取下紫衣少女的长剑,皱了皱眉道:「妹子,你的剑好生古
怪,对了,我叫郑钰,你叫什么名字?」竟完全不把胡毓纬当一回事。
  紫衣少女浅浅一笑:「我姓艾,名婕。」
  胡毓纬见了艾婕的笑容,当真是欲罢不能,色从心上起,恶从胆边生,他心
中暗暗盘算:「郑钰一人好对付,只不知李滢羽在不在附近。」不动声色的道:
「碧磷双飞,向来形影不离,怎么只有你一人?」
  郑钰不耐道:「师妹有事。」艾婕看了看寺外的飞雪,说道:「姐姐相助之
恩,小妹当铭记在心,但小妹身有急事,不想连累姐姐,趁着雪势稍缓,该上路
了。」郑钰正要答话,却听到胡毓纬阴阴的道:「事到如今,一个也别想走。」
  郑钰一惊,转过身来时,两边衣袖中已各垂下一条衣带,胡毓纬续道:「没
错,我敌不过李滢羽,但对付你却有余。」说着高瘦的身形向郑钰欺了过来。
  就在郑钰手中双带正要迎上,艾婕正欲拔剑夹攻之时,胡毓纬身形一转、一
折,退到了艾婕身旁,已然制住了艾婕穴道。
  胡毓纬自知与郑钰一交上手,非一、两百招不能分出高下,既恐艾婕趁机溜
走,又惧两女连手,于是虚晃一招以退为进,果然得手。
  郑钰又惊又怒,一招「流光乱舞」,将胡毓纬迫退两步,展开碧磷洞绝学,
与胡毓纬斗在一起,艾婕双眼一瞬不眨的注视着,她清楚,若是郑钰败下阵来,
自己的命运就落在这无耻的男子手里了。
  莫约七十招过去了,郑钰丝毫不露败象,忽然胡毓纬脚下一歪,身形停滞,
郑钰一声娇叱,手中双带一招「双飞比翼」,双带从两侧击向胡毓纬额角,不料
却是诱敌之计,胡毓纬蓦地加快速度,身形直如电闪,中宫直入,郑钰此时双带
在外,不及回击,却不慌张,双掌一翻迎面而上,但左肩一麻,已中了一指,却
觉半身酸麻,心念电转,知道自己不走,只是多赔上一个,足尖一点,身已转向
后退出。
  没想到她快胡毓纬更快,已如影随形的贴上,胡毓纬一声淫笑,右手已抓住
了郑钰后心衣衫,他变招快极,一抓住衣衫,内劲随之发出,只见郑钰双乳首先
裂衣而出,长衫前扣纷纷断裂,郑钰向前之势丝毫不缓,向前飞出,身上只剩下
一条亵裤,一落地,左足一软,右足一轻,已被胡毓纬抓住右足踝,头下脚上的
提起,郑钰被扣住足上穴道,四肢酸涩,完全反抗不得,胡毓纬嘿嘿冷笑:「郑
钰,你可没想到有这一天吧。」
  胡毓纬把右手抓着的肚兜及长衫一抛,望着郑钰豪硕的双乳,色心大起,一
不做,二不休,看了一眼卧倒一旁、脸色苍白的艾婕,笑道:「今天我艳福不浅
啊!」
  走到大殿佛像的石基旁,把郑钰面向下按在残破的石像前,左手制着郑钰的
麻穴,右手把亵裤一扯,郑钰已全身不着寸褛了,艾婕喊道:「你污辱我好了,
放了郑姐!」胡毓纬笑道:「你也跑不了,别急。」
  郑钰感到男性的坚硬正抵在她的私处,急的双手向后乱抓,苦于穴道被制,
发不出力,两行泪水滑落脸颊,滴落在冰冷的石砖上,是屈辱的泪,也是恐惧的
泪。突然一阵透体而入的剧痛,郑钰咬紧牙关,硬是不发出声音,但却忍不住抽
泣了起来。艾婕从泪水模糊的眼中看出去,只见一行鲜血顺着郑钰的大腿内侧流
下,不知过了多久,胡毓纬把郑钰翻了过来,第二次向郑钰进攻,胡毓纬一手抓
住郑钰右乳,任凭左乳随着他的韵律上下晃动,郑钰双腿不由自主勾住他的腰,
过了不久,胡毓纬发出了满足的叹息,慢慢的离开了郑钰的体内。
  却没注意郑钰因用力而发白的手指,轻轻摸上了发髻上的发钗,那是一柄三
寸长的匕首,抽出之时,寒光四射,胡毓纬急闪,三寸长的匕首仍有两寸插入了
他左臂,胡毓纬不怒反笑,拔出匕首端详了半天,随手一插,居然没入郑钰脸颊
旁的石基三分,他随口赞一声:「好!」
  一面着衣,一面思索:「玩玩郑钰没什么,惹出碧磷老祖就麻烦了。」
  郑钰脸上泪痕未干,一转头,插在头边的匕首仍旧闪闪发亮,丝毫不因主人
的蒙羞而失色,看到匕首倒影中的自己双颊红潮仍未退,一阵强烈的羞耻感袭上
郑钰心头,而双腿间仍因初次承受男人的粗暴而感到剧痛,望着匕首上「卫贞」
  两个小字,郑钰心一横,只听到耳际艾婕的声音叫道:「郑姐……」
                (二)
  胡毓纬转头之时,三寸长的匕首已然没入郑钰左胸,他耸耸肩不在意的道:
「也好,省的我苦恼。」
  艾婕哭道:「你这个禽兽,你害死了……」话没说完,已泣不成声。
  此时远处隐隐传来人声,话声转眼就到寺门外,胡毓纬一惊:「来人好快的
身法。」
  只听得一人道:「大殿上有火,一定有人。」另一人道:「有火不见得就有
人。」先一人道:「我说一定有人。」另一人道:「赌什么?」先一人道:「三
巴掌。」说话之间,两人已进了大殿。
  胡毓纬朗声道:「两位兄台高姓大名,深夜造访,有何指教?」
  两人俱是一怔,右边的道:「我输了。」举手就甩了自己三巴掌,才言道:
「我是蓝不言。」左边的道:「我是蓝不语。」蓝不言道:「我看这东西不是个
好东西。」
  蓝不语正要开口,却被一个清越的声音打断:「你们两兄弟又在瞎扯了?」
  走进一为头顶高冠,面色苍白的中年人,后面跟着一对青年男女,男的玉树
凌风,眉目有如星宇,面貌却不甚突出,眼中却似盛着淡淡的哀愁,女的俏丽异
常,颊边一双酒窝,甚是可人。
  中年人一开口,蓝氏兄弟立刻静若寒蝉,中年人看着郑钰的尸身,皱眉道:
「谁杀的?」
  艾婕哭道:「老先生,这人玷污了郑姐,害死了她。」那少女道:「咦?是
碧磷双飞之一的郑钰。」
  胡毓纬抬头向天,神情傲慢:「是我杀的又如何?」蓝不言怒道:「你敢这
样跟我师父说话?」
  蓝不语道:「臭小子快跟我师父赔罪!」
  两人心意相同,揉身而上,数招一过,胡毓纬已节节后退,蓝不言、蓝不语
用的都是擒拿,但路子完全不同,一个招式大开大合,一个却尽在方寸之间,眼
看蓝不言、蓝不语就要得手,胡毓纬手中突然多出两支判官笔,艾婕一惊:「这
淫贼居然还有兵器。」
  这下变化好快,胡毓纬判官笔一出,蓝不言、蓝不语双双负伤而退,蓝不语
骂道:「这先人板板的龟儿子。」
  蓝不言道:「我早说这东西不是个好东西。」
  胡毓纬一招得手,并不追击,昂然道:「把女的留下,放你们一条生路。」
  颊边一双酒窝的少女笑道:「啧啧,好大口气,想留我可没那么容易呀。」
  少女一开口,胡毓纬态度立转:「姑娘这么样的美人,不论划下什么道来,
在下都接着。但却不知姑娘芳名。」态度前倨后恭,至于极点。
  中年人又皱了皱眉头,而那少年仍是神色不变,不发一语。少女道:「听好
了,我叫任─纤─睫。」
  胡毓纬一呆,好一会儿才道:「任晨闻的女儿?」
  任晨闻二十年前为一女子叛出昆仑,带走了一部「干坤六绝剑谱」,在昆仑
山脚,传闻带着刚满月的女儿,以一人之力败昆仑四老于剑下,其后不知所踪,
自此之后,任氏父女之名,武林皆知,二十年来,多少觊觎「干坤六绝剑谱」的
人在找寻他的下落。
  任纤睫叫道:「你敢直呼我爹的名字,要是我爹在,你的舌头早就不在嘴里
了。」说着走了过去,把艾婕扶了起来,随手一拍,已解了艾婕的穴道,又道:
「你想留我和这位姐姐下来,可没这么容易,我爹的徒弟和我师侄只怕不会答应
呢。」
  胡毓纬指了指蓝氏兄弟,笑着道:「就这两位?」任纤睫嘴一噘:「才不是
呢。」向那少年说道:「王聿人,你师姑命你把这坏蛋拿下」那少年却不动。
  胡毓纬看了眼那少年,失笑道:「他怎能是你师侄。」
  任纤睫笑道:「我师父是他师父的师父,我可不是他师姑么?」
  他见王聿人没动静,跺脚道:「你还在干嘛?」王聿人道:「师父叫我少和
人动手,你忘了么?」
  任纤睫走了过去,抓起王聿人的手连连摇晃,声音又娇又媚:「你也听到这
坏蛋要留我和这位姐姐下来,我爹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怪你。」
  在一旁的中年人这时看了看梁上的黑影道:「少主,让属下来。」
  王聿人叹了口气,挥挥手,走了出来,道:「杀人偿命,也公道的很。」
  胡毓纬怒思:「这小子狂的很。」
  两支判官笔化成两道银光,一纵一横,竟然看不出他攻向何处,艾婕又惊又
怕,不由自主的向任纤睫靠近了些,轻轻问道:「他不会输吧?」,任纤睫道:
「他最会装模作样,全天下除了我爹,他没几个打不过的。」
  胡毓纬这时已使出了从未一用的「黄泉断魂笔法」。但狂风暴雨般的攻势竟
沾不上王聿人一片衣角,胡毓纬心道:「昆仑派的三圣掌没什么了不起,怎的我
攻不近他身旁。」
  这时候他已知王聿人比自己只强不弱,加上蓝氏兄弟,今天讨不了好去,他
看了一眼在一起窃窃私语的两女,有如春菊秋兰,各逞擅场,心中说不出的不舒
服,刚刚奸淫郑钰的快意已全不见了,他一分心,左手原本有伤,笔招稍慢,王
聿人从左侧欺身而进,胡毓纬一招「狱火轮回」,左笔回勾,右笔横击,已然是
拼命的打法,王聿人左掌微屈,一翻掌心,手上冒出丝丝白气,右掌虚握,食、
中两指突出,指尖微向内屈,胡毓纬只觉右笔像击入了一团棉絮之中,王聿人右
掌双指发出的一道白气已抵胸口,只听得闷哼一声,胡毓纬嘴角溢出血丝,跌跌
撞撞的退后,满脸不能置信的神色,断断续续的道:「武当派的并天指?失传的
冰氤气?……」
  任纤睫笑道:「你知道还挺不少。」
  胡毓纬脸色转绿,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。中年人叫道:「小心!」
  像是被一条无形的绳子牵引一般,胡毓纬以一般人肉眼难以查觉的速度移向
任纤睫及艾婕,任纤睫反应快极,胡毓纬身形一动,她手已按上腰间配剑,但胡
毓纬实在太快,她还不及完全抽出长剑,胡毓纬已然到了眼前,无奈之下,足尖
一点,跃升而起,只听得艾婕一声惊呼,已被胡毓纬负在肩上,向外掠出。
  胡毓纬不须回头便知王聿人必定追来,心忖自己速度已甚快,又抢了先机,
王聿人只能循直线追来,双手一挥,两支判官笔脱手向后击出,只盼阻他一下,
便能脱身,不料双笔才脱手,王聿人掌力已到背心,不及思索,把肩上的艾婕向
后推去,同时脸色由绿变青,高瘦的身体有如挂在钓竿上的饵甩出之时一般,迅
雷般的消失在寺院之外,王聿人猿臂一伸,已然把艾婕接在怀中,只听得中年人
道:「别追了。」
  艾婕头一抬,正迎上王聿人清澈的目光,俏脸一红集忙把头转开,一转眼,
惊呼:「公子,你受伤了!」
  只见一支判官笔从王聿人左肩对穿而过,已知眼前男子为了救自己而受伤,
赶忙挣扎下地,撕下紫色长裙下摆,帮他包扎,任纤睫赶了过来急道:「聿人,
你怎的这么大意。」
  艾婕手法极是熟练,点穴、止血、拔笔、上药、包扎一气呵成,王聿人道:
「多谢姑娘。」艾婕看着王聿人的眼睛,怔怔的说不出话来。
  中年人这时看到艾婕腰际配剑,咦的一声:「姑娘和个葛十七如何称呼?」
  艾婕回过神,喜道:「老先生,你认识我师父?」
  中年人摸了摸胡子笑着道:「有三十年没见啦,你师父可好?」艾婕眼眶一
红:「师父死了。」
  中年人一惊,听到艾婕接着道:「师父临终前,嘱咐我北来找一个叫公冶控
的人,老先生,你认识他吗?」
  只见到各人神情古怪,蓝不言道:「你运气真好。」蓝不语抢着道:「我师
父就是公冶控。」
  艾婕喜道:「老先生,这话可真?」
  公冶控神情凝重:「葛十七叫你找我何事?」
  艾婕一言不发,跪了下来,把配剑恭敬的呈给公冶控,公冶控衣袖抖动,显
是心情激动,却不接剑,道:「事情到底如何,你师父怎么死的?」
  艾婕道:「我叫艾婕,是师父的关门弟子,我八岁那年父母双亡,师父捡到
了我,十二年来师父视我为亲生一般,但我资质鲁钝,师父的十七招剑法,只学
会了八招,三个月前,大师哥、二师哥酒醉后想欺负于我,好在师父赶到,但却
没料到大师哥和二师哥居然从背后偷袭师父,用的是淬毒的暗器,师父一拔剑就
把大师哥劈成了好几段,二师哥看情况不对,就越墙走了。」
  说着哭了起来,好一会儿才又道:「二师哥一走,师父就站不住了,师父说
他一死,二师哥心术不正,一定不会放过我,叫我连夜逃逸,拿着他的剑,到洛
阳找一个叫公冶控的人,请他传我剩下的九招剑术,替他报仇。」
  公冶控一声悲啸眼中两行泪水流下,对艾婕道:「你把剑收着,先起来。」
  转身向王聿人道:「少主,属下想破个例,带着这女孩。」任纤睫正想有伴,
高声叫好。
  王聿人看到艾婕梨花带雨的模样,亦是不忍,心中已有主意,但脸上不动声
色,说道:「公冶大叔,我们来谈个条件。」
  公冶控语气惶恐:「属下怎敢和你谈条件。」
  一转念,已知王聿人所指何事,公冶控叹道:「少主,你的身世,属下是说
不得的。」
  王聿人眼中哀愁之色更甚,又道:「你跟在我父亲身旁十余年,总不会连他
的名字都不知道吧。」
  公冶控又道:「属下真是有说不得的苦衷。」
  王聿人像是一点都不意外,又道:「那刚才那人是什么来历?」顿了顿,又
道:「我知道你知道。」
  公冶控一呆,才知王聿人是以退为进,只好道:「那人最后用的是」缩天遁
地「的邪功,他应该是」机「的人。」
  王聿人问道:「机?」公冶控道:「」机「是邪气堂六部之一。」
  王聿人沉吟了一会,又问道:「你和邪气堂有什么关系?」公冶控却不答。
  王聿人也不逼他,点头道:「歇息吧。」艾婕拉了拉任纤睫的衣衫,问道:
「怎么样?」
  任纤睫笑道:「他呀,不反对就是默许了。」
  艾婕把郑钰的东西整理了一下,其中一只脂粉盒中飞出一只指甲般大小的虫
子,艾婕也不以为意,当下蓝氏兄弟葬了郑钰,艾婕收起了郑钰的匕首,几人就
在大殿上和衣而寝。
                (三)
  次日清晨,天才蒙蒙亮,艾婕就被任纤睫摇醒,艾婕环目四望,公冶控和蓝
氏兄弟都已不在殿上。只见任纤睫走到王聿人身旁踩了他一脚,道:「懒猴儿,
起来了。」
  王聿人翻了个转,并不起身,任纤睫一脚无声无息的就踢向王聿人背心,艾
婕吃了一惊,「噫」的一声,王聿人听风辨位,「嗤」的一指,直指任纤睫脚底
「涌泉穴」。
  任纤睫移身转位,轻声骂道:「无赖。」又道:「艾姑娘,公冶先生已在外
面等你了。」
  艾婕「啊」的一声跳了起来,伸手掠了掠头发,任纤睫道:「艾姑娘,你真
好看,难怪这家伙……」说着向王聿人一指:「昨晚看着你的样子大失常态。」
  艾婕脸红不语,两人向外走去。
  到了殿外,蓝不言、蓝不语正在一旁拆招,公冶控站在中央,招手叫两人过
去,两人走到公冶控身前,公冶控一伸手,已从艾婕腰间抽出长剑,左手轻抚着
剑柄上「倾药」二字叹道:「当年我们师兄弟三人同门学艺,情同手足,但师父
死后,就是为了这把师门宝剑,我和二师弟葛平大打出手,三师弟一怒之下,不
知所踪。」
  说着,又叹了一声,良久不语,过了好一会儿,才又续道:「葛师弟这套剑
法,一套十七招,一招十七套,共两百四十九式,很是繁复,葛十七之名,就从
此来,我现在传你剑术,是依葛师弟之言,你我并无师徒之名份,你可称我为师
伯,这你可懂得?」
  艾婕恭敬的应道:「是。」于是两人一个教,一个学,直过了大半个时辰,
才教完一招,公冶控露出笑容道:「你很聪明,一点就通。」
  王聿人走了过来,笑道:「先生难得这么开心,艾姑娘功劳不小啊。」
  原来蓝不言、蓝不语资质不差,但为人甚是夹缠,公冶控传授他两人功夫之
时,常被两兄弟烦的五内生烟。 艾婕腼腆的一笑,其时朝阳初上,映着她鬓边
的汗水,真是明媚不可方物,王聿人心道:「这姑娘比纤睫还美上三分。」
  任纤睫这时把各人的坐骑都牵了过来,说道:「天光了,我们上路吧,艾姑
娘,先得委屈你和我共乘一骑了。」
  艾婕道:「是我给大家添麻烦了。」
  眼看六人都上了马,但却还有一匹携在道旁,王聿人似是看穿了艾婕在想什
么,道:「我们还有一人同行。」说着纵马先行。
  众人一路东行,沿渭河,经郿、鄂二县而至长安,由于西汉建都于此,数百
年的建设,使得长安热闹非常。
  一行人经过数天的相处,气氛甚是容洽,公冶控对艾婕的聪颖赞许有加,而
艾婕对王聿人的谈吐隽雅亦甚有好感,这一天进了长安城,任纤睫和艾婕固是看
得眼花撩乱,王聿人亦是心下暗道:「书中常说,城高濠阔,那知亲眼所见,犹
有过之。」
  只有蓝不言、蓝不语两人,你一言,我一语,一下说城墙高矮参差不齐,一
下说街道路面高低不平,把若大一座长安城贬的一文不值,余人都离他两兄弟远
远的,以求耳根清静。
  好容易在客栈安顿好了,王聿人、公冶控在房里对奕了起来,任纤睫便拉着
艾婕上市集凑热闹去了,公冶控怕两个年轻姑娘上街太招摇,便叫蓝氏兄弟跟了
去,四人一走,王聿人便笑道:「不言、不语两人只怕更会惹祸。」
  公冶控笑道:「他两人不走,我们还能下棋么?」
  王聿人嘴角扬起了一丝意有所指的微笑,公冶控神色不变,似是没有注意,
两人神情莫测高深,正如手中的棋局一般。
  两人这一盘棋,下的是天地变色,日月无光,天色暗了亦不自觉,公冶控起
身掌起了灯,正要再度厮杀,却听得人声喧嚷而来,心念一动,走到窗边推开长
窗,只见前院中满是火把,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。一群人围成一个半圆,圆心之
中,蓝氏兄弟双战一名削瘦的老者,堪堪打个平手,而任纤睫扶着艾婕,正抵御
一名身材微胖,手使双钩的青年。
  公冶控眼见情势不妙,双足一点,身形如大鸟般飞出,人在半空中,已然见
到艾婕后肩和腿上各有一指头大小的创口,鲜血泊泊而下,显是使双钩的青年下
的毒手,他一落地,和那名削瘦的老者一照面,两人都是一怔,老者大喝一声,
左臂向右横扫,右臂向左横击,一招横扫中州,把蓝氏兄弟迫退两步,转身向公
冶控道:「副座,怎的是你?」
  公冶控面色凝重,「嗯」的一声,并不答话。
  这时任纤睫和那双钩的青年仍斗的激烈,任纤睫为了护着艾婕,吃了不能纵
高伏低的亏,接连遇险,那青年看出便宜,半招「倦鸟知返」,横扫下盘,半招
「大海捞针」,侧勾任纤睫后脑,任纤睫无处可避,掌力疾吐,长剑电射而出,
左手一拉艾婕,往后疾退,蓦地人影一闪,挡在任纤睫身前,只听得骨骼断裂之
声不绝,那青年双钩脱手,向后飞出,胸口被任纤睫的长剑对穿而过,那人影后
发先至,半空中抽回长剑,足尖一点,飞回任纤睫身旁,火光下看的清楚,却是
王聿人。
  公冶控和蓝氏兄弟双双赶了过来,公冶控眼见艾婕伤势甚重,心下恼怒,正
待发作,却听得长笑起,一名富商般的胖子从人群中排众而出,身后跟着一人,
脸色苍白,却是旧伤未愈的胡毓纬,那胖子道:「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。公
冶兄,咱们好久不见了。」
  公冶控不答,转身向那名瘦老者道:「章劫,这是怎么一回事?」
  章劫正待回答,那胖子却打断道:「公冶兄,这青年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,」
总机「手下一笔一钩在他手下一死一伤,她老人家怪罪下来,可连我也吃担不起,
况且你知道,沈胖子我是最输不起的就是面子。」
  沈胖子又道:「而且这年轻人听说还会老堂主失传的冰氤气,我总要见识见
识。」
  公冶控看了一眼王聿人,只见他和任纤睫及艾婕两人窃窃私语,对事情的发
展好似漠不关心,公冶控冷冷的道:「沈胖子,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,在我还没
有发脾气以前,赶快滚!」
  沈胖子笑嘻嘻的道:「行!我这就走。」
  胡毓纬自从到了之后,眼光就没有离开过任纤睫及艾婕两女,这时听了沈胖
子的话,急道:「总管,可是……」
  沈胖子冷冷的打断了他:「闭嘴!!」
  胡毓纬满脸气愤之色,竟迳自离去,那胖子道:「保重,保重。」
  说着拱了拱手带着属下自行离去。王聿人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,心道:「冰
氤气怎会与邪气堂有关?又与这些人有何关系?」
  正待询问公冶控,耳边却听的「啊」的一声娇呼,却是任纤睫想要将艾婕扶
起,看艾婕脸上神色,显是疼痛非常,王聿人毫不思索,走到艾婕身边,说道:
「艾姑娘,我抱你回房吧。」
  艾婕红着脸道:「麻烦你了。」
  任纤睫在一旁笑道:「哎呦,别客气了。你们两人,一人想抱人,一人想被
抱,就别忸忸怩怩了。」
  王聿人和艾婕都是脸上一红,蓝不言打岔道:「说的还真是一针见血。」
  蓝不语续道:「但怎么听起来有点酸酸的醋味?」
  王聿人看了看任纤睫一眼,任纤睫急道:「我才没有吃醋呢,我哪有那么小
气!」
  王聿人抱起艾婕,两人目光相接,都是心中一荡。听着蓝不言摇头晃脑的又
道:「女人心,海底针。」
  蓝不语抢着道:「丑陋的女人有人娶,小气的女人没人要,聿人,你可要小
心了。」
  任纤睫又气又急,反手一掌击向蓝不语,蓝不语大叫:「醋坛子脑羞成怒,
想杀人灭口啊!」
  王聿人担心艾婕伤势,迳自抱着艾婕上楼去了,留下任纤睫及蓝氏兄弟闹成
一团。公冶控在一旁暗暗担心:「这几个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」
  又想:「沈胖子生性狡诈,大张旗鼓而来,却轻易放弃而去,不知道葫芦里
卖的是什么药。」黑夜里,寒风中,公冶控的脸色看来更苍白了。
                (四)
  任纤睫和蓝氏兄弟来往追逐,这般的玩闹,几人自小就玩熟了的,谁也不会
当真伤了谁。莫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,任纤睫跺了跺脚,高声叫道:「我不陪你
们玩了。」说着自行上楼去了。
  经过公冶控的房门时,却听到王聿人与公冶控争论不休的声音,王聿人听来
语气甚是严厉,任纤睫伸了伸舌头,心想道:「聿人一向脾气甚好,怎地一下山
来,全都走样了。」当下不敢再听。
  任纤睫与和艾婕两人共居一房,任纤睫走到房间,轻声叩了叩门推门而入,
艾婕正倚床而卧,见到任纤睫进来,面露喜色,笑道:「妹子,你来的正好,我
闷的慌,你陪我聊聊天。」
  任纤睫走到床边,坐在床沿上,两人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。过了一会儿,艾
婕卧的腰骨酸麻,微微起身,牵动伤口,不由得微微皱眉,任纤睫忙问道:「艾
姐,你的伤势如何?」
  艾婕道:「还好,只是皮肉之伤。」
  任纤睫气道:「那些人不知是什么来路,真是可恶。」
  艾婕叹道:「妹子你命好,从小就有父亲和师父的疼爱,还有…还有……」
  任纤睫笑道:「还有个年纪比我大,功夫比我高的师侄,再加两个活宝。」
  艾婕也是「嗤」的一声笑了出来,过了一会儿,才又轻轻的道:「世上的坏
人很多,真的要欺负人,也不需要什么理由。」
  任纤睫突然想起一事,急忙问道:「艾姐,你上次说你几个师兄想欺负你,
为什么?他们想怎样欺负你?是把你吊起来打吗?」艾婕一怔,没想到任纤睫会
问起这个。
  艾婕呐呐的道:「就是男人欺负女人那样……」说着脸已红了起来。
  任纤睫睁着清澈的大眼睛,道:「怎样?」
  艾婕呐呐的道:「妹子,你……你真的不知道?」
  任纤睫抿嘴气道:「当然是真的啊,我问爹,爹又不说。问聿人,谁知他才
一听,拔腿就跑,气的我趁他浴身时,把他所有的衣物,都一股脑的从昆仑山绝
顶丢了下去。」
  艾婕笑道:「你胆子还真大,换了我,可不敢做这样的事!」
  任纤睫笑道:「那有什么了不起,我作弄他的花样可多了呢!」
  任纤睫这时又撒娇道:「姐~~你告诉我啦。」
  艾婕被她缠的没办法,红着双颊,轻声道:「就是……就是把男人的阳具放
到……放到我们两腿之间的……」
  任纤睫听到这里,灵机一动,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油布包,打开之后,取出了
两张纸,递给艾婕,道:「是不是这样?」
  艾婕接过一看,纸上绘的是一双男女,以女上男下的姿态交合,男子身上绘
的密密麻麻的穴位,艾婕羞道:「妹子,你怎会有这样的东西?」
  任纤睫道:「是爹交给我的呀,说这是冰氤气的散功之法。」
  艾婕把纸递还给任纤睫,道:「快收起来。」
  任纤睫追问:「是不是这样?」
  艾婕道:「嗯,但通常是…是男的在上面。」说到后来,声音已几不可闻。
  任纤睫打破沙锅问到底:「那男人的阳具究竟长什么样子?欺负我们时又会
怎么样?像被蛇咬那么样痛吗?」
  一长串的问题听的艾婕目瞪口呆,艾婕红着脸轻道:「我也不知道啊!我又
没做过。」
  任纤睫怔怔思索,随口应道:「哦,你也没做过。」
  艾婕见了任纤睫大眼转动,不知道她又在打啥主意,试探地问:「妹子,你
在想什么?」
  任纤睫似是喃喃自语:「这个又不说,那个又不知道,我总要想个法子…」
  又续道:「师父常说」欲破敌招,必先知其招「,师父说的总是不会错的,
我一定得搞清楚怎么回事,将来才不会受人欺负。」
  艾婕听了一惊,急道:「妹子,这种事未嫁人的女孩子不要说做了,连说说
都是不可以的。」
  任纤睫道:「不行,好不容易爹不在这里,可没有人会骂我了,这次一定要
找聿人问个清楚。」说着便往外走去。
  艾婕挣扎着想起来,任纤睫见了,点了艾婕胸腹间的穴道,道:「艾姐,你
别急,等我弄清楚了,马上就告诉你怎么一回事。」说着在艾婕的脸颊上亲了一
下。
  艾婕听了,端的是啼笑皆非,却又无力阻止,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任纤睫推门
出房而去。
  任纤睫走到王聿人房门口,心下踌躇:「这次可要见机行事,别又像上次一
般让他跑了。」
  轻轻推门而入,眼见王聿人盘坐在床上用功,头顶、掌心、脚掌分别冒出丝
丝白气,心知还有一阵好等,便自行在桌旁坐下。
  过了好一会儿,王聿人道:「你偷偷摸摸的进来,又在打什么鬼主意?」
  任纤睫心下一惊,还未开口心已虚了一半,嘴上仍硬道:「你又知道了?」
  王聿人仍然闭着眼,应道:「你呼吸之间长短不一,表示心中犹豫不决,脚
步轻而虚,表示心中有鬼,还不是在打坏主意吗?」
  话未说完,房中已渐渐地暖了起来,任纤睫心道:「他一收功,再想制住他
便千难万难了。」
  当下毫不犹豫,起身走到王聿人身旁,倏然出手,连点王聿人中庭、巨阙、
关元三穴,王聿人只觉胸、腹一麻,身子便斜斜的倒在床上,体内真气行至膻中
穴便受阻,心下大惊,他这冰氤气练的是以肾为主,肝为辅,肾为阴水,肝为阳
火,阴阳两气互相抑制,相辅相成,现下真气受阻,登时便觉一股热气自腰俞、
命门、悬枢诸穴,一路延脊椎上行。王聿人急忙收摄心神,一面阻止热气上行,
一面运气冲穴解穴,心知若不能在短时间内将穴道冲开,一但热气会沿脊椎顺脊
中、中枢、至阳、灵台、神道、大椎等穴而上至顶门的百会穴,就算不死也得落
个废人的下场。
  王聿人全力施展内视之术,收容体内紊乱的真气以求解穴,正当感到被封诸
穴略为松动,忽然觉得下身一暖,有如被暖暖的棉絮包围一般,心神一分,热气
如脱缰之马一般,迅速沿着脊中、中枢、至阳而上,急忙以仅有的余力将被封的
穴道冲开。穴道一解,王聿人吐出一口长气,张眼一看,只见任纤睫正把自己的
阴茎含在口中上下套弄,见到此景,王聿人连话也说不出来了,想要坐起,适才
险些走火入魔使得自己不但全身大汗,更是全身乏力,但就算行有余力,却也不
舍下身一阵阵的快感。
  调息一阵后缓缓坐起,任纤睫抬起头来,一张俏脸在烛光摇曳中更显得俏丽
动人,明亮的双眼中全是羞意,抢着解释道:「我们小时拜过天地的,你……」
  话未说完,王聿人一翻身,已然将她按在身下,王聿人道:「纤睫,你有没
有想到你这样做的后果为何?」
  任纤睫红着脸,轻轻点了点头道:「我知道,我也想知道。」说着闭上眼,
把头偏向一边,长长的睫毛颤抖着,轻轻道:「在我八岁那年,爹带你回山的时
后,我就知道是你啦。」
  王聿人听了,亦是情动不能自己,左手抽开了任纤睫的腰带,右手从她胸口
衣襟伸入,轻轻在任纤睫的乳峰上移动,任纤睫身体本能的颤抖,王聿人嘴唇从
任纤睫嫩白的颈子滑过,任纤睫「嗯」的一声,不由自主发出了低吟,王聿人褪
下任纤睫的外、中衣,左手环过任纤睫的纤腰,轻轻把她提起,右手把所有的衣
物从后脱下,嘴顺着任纤睫修长的颈项往下,用牙齿扯掉了肚兜,这最后的屏障
一除,王聿人只觉肉光滢滢,任纤睫雪白的胸脯耀眼的惊人。
  王聿人欲火中烧,下身向前推近,顶在任纤睫的阴核上,任纤睫未经人事,
哪受的起这般的刺激,嘤咛一声,身体扭动,不能自己。王聿人见了这般光景,
已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用力一挺,任纤睫觉得下体一阵痛楚,胀的难受,忍
不住哼了一声,双腿自然而然的圈住王聿人的腰,用力夹紧。
  随着忽快忽慢的抽动,任纤睫慢慢的渐入佳境,喉间发出压抑不住的低吟,
依从抽送速度的加快,任纤睫只觉得身边的整个天地都旋转起来,身体飘飘然,
好似在云雾中飘荡,一瞬间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影像,王聿人第一天上昆仑山、
王聿人为了救自己被蝎子螫、王聿人替自己顶罪而被父亲责罚,下一瞬间,幸福
在体内爆发开来。
  良久天地才停止转动,任纤睫睁开眼,语音中是腻的化不开的甜蜜:「嗯~
原来是这么舒服的。」
  王聿人怜惜的看着她,帮她抹掉额角上的汗水,任纤睫翻了身,突然神色扭
捏,红着粉颊道:「聿人,刚……刚刚的……事情不能让他们知道喔。」
  王聿人古怪的一笑,心想:「纤睫定然不知自己适才有多大声。」当下也不
说破,看着任纤睫在自己臂膀中沉沉的睡去。

【完】